收購告吹,擋不住英特爾的「代工夢」

偉銘 6個月前 (08-17)

晶圓代工:稻草or浮木?

收購告吹,擋不住英特爾的「代工夢」

8月16日,以色列知名芯片公司高塔半導體(Tower Semiconductor)發布公告稱,由于無法及時獲得合并協議所要求的監管批準,已與收購方英特爾達成一致,終止此前披露的收購協議。

這是英特爾CEO帕特·基辛格2021年上任后發布的新代工戰略中的重要規劃之一。

此前筆者在《“落后”的英特爾正在自救》這篇文章中曾提到英特爾正在付諸實施的一系列“自救”規劃,不過當時筆者忽略了英特爾22年Q4季度營收中一個“細枝末節”的部分,結合現在高塔半導體收購失敗等等事件來看,覺得頗有意思,故作此篇與大家分享。

400億收購夭折的前因后果

半導體行業根據生產、設計與制造職能的不同主要分成了Fabless,Foundry和IDM三種,其中IDM是指既能夠自行設計、也能夠自行生產的芯片廠商,在比較知名的大型科技企業當中,唯有三星和英特爾能夠做到。

而自帕特·基辛格上任后,就公布了IDM2.0戰略,成立英特爾代工服務事業部(IFS),不僅僅對內制造自家的芯片產品,也對外服務Fabless廠商(NVIDIA、AMD、蘋果等)。

收購告吹,擋不住英特爾的「代工夢」

(高塔半導體23年Q1季度營收排晶圓代工企業第七,圖源:TrendForce集邦咨詢)

而高塔半導體是全球Top10的晶圓代工廠,在射頻(RF)、電源、硅鍺(SiGe)、工業傳感器等專業技術方面有所專長,尤其是在模擬芯片代工領域排名前列。

高塔目前在以色列、美國、日本均設有晶圓廠,2020年也與安徽合肥簽署框架協議,有意在合肥投建一座12英寸模擬芯片代工廠,高達半導體預計每年能夠提供超過200萬個初制晶圓的產能。

英特爾收購高塔的目的很明確,就是利用高塔廣泛的IP、電子設計自動化(EDA)合作伙伴關系和成熟的代工布局,強化自身的芯片代工制造業務。

該收購案于2022年2月15日提出,根據協議的條款,英特爾將以每股53美元的現金收購高塔半導體,交易總價值約54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00億元),原本的預計是今年2月15日前完成交易,但兩次延長交易期限后仍未得到中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的批準。

雙方似乎都沒有再繼續等下去的意思,發布聲明宣布收購協議作廢,英特爾因此需要向高塔支付3.53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5.83億元)的終止費。

不過這次夭折的收購,似乎阻擋不了英特爾的「代工夢」。

大肆“買買買”想做“臺積電第二”

早在IDM2.0戰略公布的最開始,英特爾就宣布將投資200億美元在美國興建晶圓廠,并推出10億美元基金建立代工創新生態系統。

如此大量投入的代工業務有成果嗎?答案是肯定的。

收購告吹,擋不住英特爾的「代工夢」

在英特爾22年Q4季度的營收圖上,筆者當時忽略了一條“小細節”,代工業務雖然僅貢獻了3億美元的營收,但其卻有著10%的營業利潤率,這比英特爾一直以來的主營業務“數據中心和AI”還要高。

收購告吹,擋不住英特爾的「代工夢」

(圖源:Intel官網)

而到了23年第二季度的財報中,代工業務也成了唯一一個同比增長的業務板塊,而且是大漲307%。

同時,財報中也大談制程工藝和代工業務的成果,包括:

4年內實現5個節點目標,Intel7已經大規模量產,采用Intel4的MeteorLake也將在下半年推出;

波音和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已承諾加入由英特爾領導的美國國防部RAMP-C計劃,該計劃旨在通過建立和展示一個位于美國的代工生態系統,以英特爾18A制程開發和制造芯片;

在波蘭弗羅茨瓦夫投資4億美元,作為新的尖端半導體組裝和測試設施的所在地;

在德國馬格德堡投資搭建前沿晶圓制造基地……

收購告吹,擋不住英特爾的「代工夢」

(圖源:Intel官網)

而針對高塔半導體收購夭折的情況,英特爾方面也不是沒有預期,并有了新的動作。

在本月14日,英特爾宣布與全球電子設計自動化(EDA)龍頭企業新思科技(Synopsys)擴大戰略合作,英特爾晶圓代工服務(IFS)的Intel 3(3nm)和18A(1.8nm)先進制程客戶,將能取得新思的IP授權。

原本受制于EDA工具的非標準化而不利于吸引客戶的英特爾,也把這塊短板給補上了。

其實早在意圖收購高塔之前,英特爾就曾想斥資300億美元收購美國芯片代工商格芯(GlobalFoundries),結果格芯IPO上市打亂了原本的規劃。

這樣來看,英特爾如此大手筆“買買買”是真的有意要做“臺積電第二”,只是現在沒了捷徑,只能靠自己努力了。

機遇與危機并存

那么,代工行業的市場環境如何呢?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危機與機遇并存”。

收購告吹,擋不住英特爾的「代工夢」

(圖源:Freeimages)

危機在于全球晶圓代工業已經開始盛極而衰的態勢,今年上半年臺積電營收下滑明顯,三星電子更是慘淡。而行業的交貨周期也開始了明顯的縮短,這意味著,芯片業供過于求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在這樣的供需關系影響之下,各大晶圓廠除了基于先進制程的12英寸晶圓產品,其它產線的產品均有不同幅度的降價。

而且,消費類電子產品市場持續低迷的狀態也影響著上游供需,未來二、三線晶圓廠營收下降可能會成常態。

但另一方面,先進制程的需求又在上漲,歐洲高端汽車芯片還在持續短缺。臺積電此前宣布,他們將同博世、英飛凌和恩智浦半導體,在德國成立合資的歐洲半導體制造公司,并建設一座12英寸晶圓代工廠。

帕特·基辛格也曾提到汽車芯片,他說當前高端汽車的芯片含量大概在4%,而預計到2030年,這一數字將增長5倍成為20%,市場非??捎^。

同時,臺積電最近的建廠計劃也有很多麻煩,這也給其他半導體代工業同行以機會。

寫在最后

在中止對高塔半導體收購的聲明中,帕特·基辛格表示:

我們的代工工作對于釋放IDM 2.0的全部潛力至關重要,我們將繼續推進我們戰略的各個方面。我們正在很好地執行我們的路線圖,到2025年重新獲得晶體管性能和功率性能的領導地位,與客戶和更廣泛的生態系統建立勢頭,并投資以提供全球所需的地理多樣性和彈性制造足跡。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對Tower的尊重與日俱增,未來我們將繼續尋找合作的機會。

現在英特爾需要考慮的,就是如何提升先進制程的良率以及如何平衡好自家芯片部門與代工客戶的需求了。

半導體代工對英特爾來說,究竟是一顆漂浮的稻草,還是一株穩妥的浮木?你怎么看?

本文作者:Visssom,觀點僅代表個人,題圖源:EET-China

最后,記得關注微信公眾號:鎂客網(im2maker),更多干貨在等你!

鎂客網


科技 | 人文 | 行業

微信ID:im2maker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

硬科技產業媒體

關注技術驅動創新

分享到